阿瑞比特

紀錄一下隨性而寫的文章

《什麼叫男友力》 cp:伏八

勉強趕上,伏見生日快樂。

本來是想寫純愛初中情侶檔的,但寫著寫著,覺得不管是初中還是20歲後的他們都可以帶入呢。


然後啊,misaki似乎太呆蠢了
請問你掉的是呆呆的美咲,還是蠢蠢的美咲呢?


《什麼叫男友力》 cp:伏八

 


人來人往的街道上,伏見站在噴泉前百無聊賴地滑著終端,從手機遊戲、社群網站、電子郵件、即時新聞到設定鈴聲等所有應用程式都打開用過一遍,他看向終端左上角的時間顯示,微皺了一下眉頭。

 

伏見抬起頭第三次環視周遭,還是沒看到那個跟他約好半小時前在廣場噴泉前集合的人。真是差勁,自己約的還遲到。

 

伏見有點不爽,不過還是繼續邊滑終端邊等人。

 

「猿比古──!」

 

聲音由遠而近,伏見抬起頭來看過去,一個嬌小的人影邊揮著手邊笑容滿面地朝他跑來,身後跟著兩條飛舞的圍巾。

 

伏見收起終端,雙手插著口袋面無表情,看著八田微蹲下身喘氣。

 

「居然讓人在這麼冷的天氣裡枯等半個小時啊,美咲。」伏見呼出一口白煙,藏在鏡框後的眼睛沒有任何情緒,不過八田知道他其實並沒有生氣。

 

「對不起啦,小萌和小實一直吵著要跟我出來,花了一點時間把他們塞回玄關。」八田雙手合十,低著頭道歉。他偷偷睜開一隻眼睛看向伏見,發現他正居高臨下地望著他,鼻頭有點紅,嘴唇淡無血色。

 

八田翻了翻口袋,拿出一樣東西,啪地貼上伏見的臉。

 

「唔!什麼東西?!」伏見嚇了一跳,手拂上八田黏著他的臉的手。臉上熱熱的,原來是暖暖包。

 

「就知道你怕冷!臉好冰喔!」八田握著暖暖包搓了下伏見的臉,「哪,給你的,拿著會比較暖和一點。」

 

伏見接過,雙手重新塞回口袋,只是這次口袋裡多了一個暖暖包。

 

他抬眼看了下八田的脖子,伸手重新替他把圍巾圍得嚴嚴實實。美咲圍圍巾總是很隨便,鬆鬆垮垮的有圍跟沒圍一樣嘛。

 

八田乖巧地讓伏見替他圍好圍巾,然後說:「走吧!今天有個遊戲廳新開幕,聽說今天去的客人都可以免費拿10枚代幣呢!」

 

他們兩人並肩走著,八田嘻嘻哈哈地說著弟妹的事,伏見偶爾回應幾聲,然後伏見注意到八田的手上並沒有戴手套,小小的手在冰冷的空氣裡隨著述說的事情揮舞著,好像根本沒感覺到冷似的。

 

「美咲,手不冷嗎?」伏見問。怎麼不戴手套啊,啊,一定是嫌戴手套麻煩吧。

 

「戴手套很麻煩啊──而且會很難操作手桿,滑滑的,玩遊戲不方便。」儘管這麼說,八田還是對著雙手哈了一口熱氣。

 

伏見沒說什麼,他把暖暖包從口袋裡拿出來塞到八田的左手裡,然後抓起他的右手塞到自己的外套左邊口袋。

 

「手如果凍僵了,玩遊戲也會不方便啊。」伏見淡淡地說。左手搓了搓八田冰冷的右手,感覺到那隻小小的手慢慢回溫。

 

八田楞了一下,隨後很開心的笑了:「對啊!果然還是猿比古想得比較周到!」

 

小笨蛋。

 

伏見撇了撇嘴,呼出一口白氣。

 

兩人邊走邊在伏見的口袋裡玩用大拇指壓住對方拇指的遊戲,行走的速度比旁邊拄著拐杖的老爺爺還慢,不過他們有得是時間,才不在乎在路上浪費多少時間只為了玩這種無聊的遊戲。

 

 

新開的遊戲廳座落在繁華的街道上,門口掛著慶祝新開幕的橫幅,還有工作人員在發傳單和小贈品,來店的顧客幾乎是像他們一樣的學生。

 

伏見和八田進到遊戲廳後,分別拿到了十枚代幣,八田躍躍欲試,幾乎想玩遍所有嶄新的機台。

 

伏見看了眼雙眼發光的八田,說:「果然還是要先玩那個吧。」

 

八田轉頭看向伏見,臉上興奮,手指著前面,說:「嗯!果然還是要先玩那個!」賽車遊戲。

 

兩人分別坐進賽車座椅,投入兩枚代幣,點選對戰模式。八田選了一台紅色賽車,伏見則挑了一台藍色跑車。

 

「輸了的人等等請吃鯛魚燒!」八田喊。

 

螢幕上兩台車蓄勢待發,倒數結束後同時衝了出去,一開始不分軒輊,但在一個髮夾彎後,藍色跑車超越,把紅色賽車遠遠拋在身後。

 

八田全神貫注地操縱方向盤,眼看終點就快到了,藍色跑車卻不知怎地在一個右轉後撞上牆壁,紅色跑車超越它抵達終點。

 

伏見的螢幕上閃著「LOSE」的字樣,八田舉起手歡呼:「耶!我贏了!」笑得非常開心。

 

雖然輸了,但伏見一臉淡然,完全沒有輸了的感覺,他只是「啊」地附和一聲。

 

「猿比古!等等你要請客喔!」八田跳下座椅,拿著剩下的8枚代幣拋啊拋的。

 

「知道了。接下來要玩什麼?」伏見起身,藏在口袋裡的手摩挲著暖暖包。他想,回去的路上新開了一家鯛魚燒店,美咲一直說很想去吃吃看。

 

「嗯……啊!去玩那台好了!」八田猶豫了一會,指向另一台遊戲機。

 

兩人離開座位後立刻有人補上,身後再次響起遊戲音樂。

 

「是說,沒想到猿比古也會犯那種錯啊,哈哈,剛剛還以為我要輸了呢!」

 

「只是手滑了一下啊。」

 

「欸──這是藉口吧──」

 

笨蛋,哪時候這麼敏銳了。

 

 

伏見和八田一直玩到傍晚,直到八田說肚子餓了才離開遊戲廳。

 

冬天的天空暗得很快,橙色的夕陽很快地被深紫色吞沒,點綴上一閃一閃的小星星,遠方的月亮緩緩升起。今夜萬里無雲。

 

兩人並肩走在街上,道路兩旁的路燈已經亮起,店家也開了燈,家家升起炊煙,空氣中瀰漫著溫暖的食物香氣。

 

八田肚裡的饞蟲被香氣喚醒,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挑選著想吃的東西。啊啊,是吃暖呼呼的肉包子好,還是一口料一口湯的關東煮好呢?

 

「美咲,想吃鯛魚燒嗎?」伏見看了眼一臉嘴饞的小臉,外加小肚子響起的咕嚕聲,心裡笑了一下。美咲一定是忘記打賭的事了,果然笨蛋不長記性。

 

「啊!對了!你輸了!」八田恍然,這才想起來打賭的事。太棒了!這可是他第一次玩賽車遊戲贏猿比古,以往都是他贏的,還好這次有打賭!

 

「是是,你想吃哪個口味?」伏見自動自發地掏出錢包,來到鯛魚燒的攤位前,「紅豆?奶油?巧克力?玉米起司?」

 

八田湊在菜單前,猶豫不決。所謂的鯛魚燒,就應該吃紅豆的啊,可是奶油香香甜甜的也很不錯,啊還有他最愛的巧克力……第一次看到玉米起司這種口味好想吃吃看……

 

伏見不用看也知道八田全部的口味都想吃,只是吃不了那麼多,小臉嚴肅地瞪著菜單思考的樣子別提多孩子氣了。他呵的輕笑一聲。

 

「老闆,麻煩四種口味各一個。」八田遲遲做不了決定,伏見直接開口了。

 

「啊!」八田驚訝了一下,瞪大眼睛看向伏見。

 

「一人兩個,當晚餐剛好。」

 

八田想了一下,覺得還不錯,隨後朝伏見大大地展開笑容,說:「那,到時後分我一口喔!」

 

笨蛋,就知道你貪吃。

 

 

「一共680元!謝謝惠顧!」

 

伏見遞給老闆錢,然後接過熱騰騰的紙袋子,裡面有四個冒著香氣的鯛魚燒。

 

「美咲,哪。」伏見把紙袋子的口朝向八田,讓他先挑。

 

八田拿起一個鯛魚燒,先吹了幾口氣,然後張開嘴咬下一口,露出裡面黃澄澄的餡料。

 

「是奶油的啊!」八田哈了哈氣,嘴裡的還是很燙,他把手上的鯛魚燒遞高給伏見,「猿比古!你吃吃看!」

 

伏見就著八田的手咬了一口,「唔!」燙到舌頭了。

 

八田哈哈笑了幾聲,伏見不滿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

兩人邊走邊吃,四種不同口味都吃到了。八田覺得巧克力的最好吃,伏見則覺得紅豆的好吃,兩人還爭論了一下,但倒是記住了對方喜歡的口味。

 

 

他們在噴泉前分道揚鑣,伏見遞給八田一杯熱可可,說:「給你。」

 

「欸?你什麼時候買的啊?」八田楞了楞。剛剛不是都走在一起,他怎麼沒注意到。

 

「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,你在看新出的漫畫雜誌的時候。」伏見把雙手抬向八田的脖子,又重新整了整圍巾。美咲太過動,一天下來圍巾又鬆了。

 

「猿比古,謝謝你啦!」八田笑得瞇起眼睛,雙手捧著熱可可啜了一口,蒸氣把八田的臉熏得泛起淡淡的粉色,每個毛孔都沾染了甜甜的水氣。這麼冷的天氣,全身卻暖暖的。

 

「回家小心。」伏見把手插回口袋。

 

「嗯!明天見啦!」

 

「明天見。」他握著仍有溫度的暖暖包,心裡很暖和。


评论(2)
热度(49)

© 阿瑞比特 | Powered by LOFTER